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海洋政策研究中心

Recent

數據載入中...
首頁 > 政論文章 > 時事專論
陳偉恩:「黃粱一夢的太平島之旅」(自由電子報)
發佈日期 : 2016-02-02
 
黃粱一夢的太平島之旅
 
陳偉恩
 
在總統選舉國民黨大敗後,馬總統充分發揮其現任優勢,除了為自己達成看守總統勇登太平島的歷史定位外,更營造出不懼美國阻撓、勇於捍衛國家領土主權的強硬形象。然,馬總統太平島之旅猶如華而不實的煙火秀,反更凸顯其南海政策內涵之匱乏與實務上的矛盾。
 
眾所皆知,馬總統此行主要著眼於菲律賓對我太平島法律地位的惡意打壓。在南海仲裁案中,菲所採取的主要策略首在瓦解南海U形線的合法性,次則將U形線中的島礁以「化島為礁,化礁為水下地物」的方式,弱化其在海域劃界時的法律效力。對我國而言,若菲之策略得逞,將使太平島淪為「礁」,而使我國南海主權與主張蕩然無存。對此局勢,無論是現任的馬總統或接任的蔡總統,均有必要予以強硬回應。故,國家元首登太平島之舉,本是值得肯定的。
 
然,馬總統的登島顯然不足以反制菲之惡意打壓。一、對於菲在仲裁庭上對海洋法公約條款文字之恣意詮釋,以及對我太平島各項研究調查與政策的扭曲解讀,迄今只見馬總統生飲井水、參訪開心農場,邀專家調查樹木、土壤等方式予以回應,並未見其提出一套堅實的法律論述以因應菲的訴訟策略,最後淪入「技術層面」的事實爭辯。若菲方不斷提出謬論,我是否亦步亦趨地提出反駁,反受菲所提出扭曲性島礁定義所牽制。二、馬總統在太平島之發言仍念茲在茲其「南海和平倡議」與新的「三要、三不要」路徑圖,但菲現今態度擺明無視我國在南海的事實存在與利益,倘若我未能有強硬且積極之作為,難不成更待不利我之判決產出後再行補救與抗議?
 
第三,馬之南海和平倡議根本就是一紙對外無法操作、對內無法形成政策指導原則的文件。就前者言,該倡議內容完全有賴他國之配合才能達成,馬政府顯然無法提出任何誘因或威脅足以促使他國就範;就後者言,在南海各島礁聲索國就根本政治主張與海域劃界問題獲得解決前,我部會機關顯然無法就「路徑圖」所勾勒的事項與願景進行任何實際施政,此為倡議與路徑圖內涵之匱乏。第四,馬總統前有和平倡議,呼籲各方避免採取任何升高緊張情勢之單邊措施,今日親征太平島反被各聲索國與美國抨為升高區域不穩定之行為,馬總統儼然係以「今日之我攻昨日之我」,此為實務上之矛盾。可以預見,該自我束縛又矛盾之南海倡議不會為其後繼者所沿用,終將成為南海爭端歷史中的過場花絮而已。
 
歷史已明證,創業維艱,而守成不易。二次世界大戰後,我政府的南海主張與實際作為,恐有斷送在我輩手中之虞。快進入任期倒數百日的馬總統,實應慎思其留下何種政治遺產與南海政策給後繼者,以及要如何在政權交接之際,同時因應菲、美聯手對我之打壓,與即將揭曉之仲裁案判決,為國家尋求最大的南海利益,或許比高唱其南海和平倡議此一黃粱美夢,還來得實際與有貢獻。
 
(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