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海洋政策研究中心

Recent

數據載入中...
首頁 > 政論文章 RSS
胡念祖:「放棄南海U形線之後果」(中國時報,「少了U形線 台灣笑不出來」,2016年7月18日,第A11版)
發佈日期 : 2016-07-18

 

放棄南海U形線之後果

 

胡念祖

 

在突然面對南海仲裁案之判斷(Award將我南沙太平島之法律地位由島降為岩礁與國內民情壓力下,總統府在7月12日的「中華民國政府對『南海仲裁案』之立場」的正式聲明中,重申「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所有,這是中華民國的立場與堅持,我們絕對會捍衛國家的領土與主權,也不讓任何損害我國家利益的情形發生」。蔡英文總統繼而在次日登上迪化艦致詞時,說到「南海仲裁的判斷,特別是對太平島的認定,已經嚴重損及我國對南海諸島以及相關海域的權利」,並要求海軍官兵「航向南海,捍衛國家的權益」。這些立場與講話中,都提到了我國在「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之主權」,但卻技巧性地迴避了主張「南海諸島」之內涵的U形線。國內輿論多認為,蔡政府在美國關切或壓力下,終將放棄U形線,而對所謂「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之主權」亦將僅指涉東沙島與南沙太平島,以及該二島之領海而已。此一可能發展令有識者憂慮。

 

事實上,仲裁庭之判斷並未剝奪我對太平島陸地領土及其12浬領海之主權,所真正損失者為其200浬專屬經濟區及大陸礁層或陸地領土自然延伸超過200浬之大陸礁層的海域權益。這些權益包括:我將不得享有漁業與油氣資源、以及海上風力與其他海洋能(潮汐能、波浪能、海流能)之探勘、開發、養護與管理的主權權利,我國亦無法主張該海域內人工島嶼、設施與結構的建造和使用、海洋科研、海洋環境保護與保全等事務之管轄權。我海巡署亦將無從依法在該海域進行巡航與執法,捍衛我漁民在該海域之傳統漁捕作業。他國則有可能藉由派遣其漁船、海洋科研調查船,以及「海上民兵」等方式,在我專屬經濟海域進行各項作業,除了挑戰我在該等海域之管轄權外,同時迫使我國對太平島是否仍享有專屬經濟海域之權利表態。

 

  另一重大損失是仲裁庭否認U形線之法律基礎與效力。中華民國自1946年在「南海諸島位置圖」中所劃設之11段U形線,或1949年之後中共繼受所主張之9段U形線,其最大公約數之法律地位解釋是「島嶼歸屬線」。若是如此,則此線段之主要作用在呈現U形線內我政府接收、命名、主張之所有南海四沙之島礁的位置,實務上係「一袋子主張」。此種線段之劃設其實就如同1898年西班牙敗於美國後簽訂的「巴黎和約」中,割讓菲律賓群島的作法,即採用經緯度劃出一多邊長方形,線內所有諸島礁均一起割讓給美國。

 

因此,若蔡政府迴避或廢棄U形線此一歷史主張,將使我國日後必須逐點指認那一島、那一礁屬我。若再放棄除東沙島及南沙太平島以外的諸島,則我國可以主張的「南海諸島」就只有那「滄海一粟」的東沙島與南沙太平島及其12浬領海、24浬鄰接區了。一進一出之間,其差距之大,令人難以想像,更將使中共對臺灣僅存的一點期待亦為之幻滅,進而波及我在國際社會中所有外交與經貿的努力,此一損失恐非美、日所能救援者。得失之間,值得政府深思。

 

(作者為國立中山大學海洋事務研究所所長、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