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海洋政策研究中心

Recent

數據載入中...
首頁 > 政論文章 > 組織再造
胡念祖:「對岸海軍外交 我拿海洋委員會充數」(聯合報,第A15版)
發佈日期 : 2009-04-25

 

對岸海軍外交 我拿海洋委員會充數

 

【胡念祖/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中共利用其海軍建軍六十周年之機會,在青島海域進行了大規模之海軍閱兵及分列儀式,受校之艦艇除了中共自製軍艦外,更包括了俄羅斯、美國、加拿大、法國、澳洲、紐西蘭等十四國的廿一艘艦艇。當中共國家主席親校主桅升上五星旗、列隊航行之外國艦艇之際,頗有「萬方來朝」的氣勢,其他國家應邀派出優異艦艇「共襄盛舉」,亦展現出高度之善意。此種「海軍外交」之作為,看在關切台灣國家海權發展的筆者眼中,心中真是五味雜陳、感慨萬千。

 

當媒體與社會只關注立委動粗、總統千金等議題時,當政府力拚失業率不過百分之六時,對岸的政權卻不斷強化國家建設與能力,力保經濟成長率不低於百分之八。當外國專家不看好中共建造航母實力時,中國大陸上海江南造船集團卻公開明言其造船廠「已準備好具備必要的能力,並已準備完畢」。當我政府需要海軍達觀軍艦進行海域及大陸礁層調查時,當社會及業界期盼海軍能赴索馬利亞外海保護我商、漁船隊安全時,軍方卻以一堆非國防部所應考慮的非軍事理由,表示「困難重重」而不願配合,真不知「養兵千日」的目的何在?

 

當中共海軍司令員說「國家利益的領域拓展到那裡,戰鬥力建設的能力範圍就要延伸到那裡」、「國家利益的威脅來自那裡,戰鬥力建設的核心能力就指向那裡」;當中國認為「作為世界上主要大國,怎麼可以在南極事務上沒有發言權」,因而在一九八三年加入南極條約,並於一九八五、一九八九、二○○九年先後在南極設立了「長城」、「中山」、「崑崙」三個長駐的研究站,進而取得南極條約架構下的決策權;當中國國家海洋局極地考察辦公室主任此等中級幹部,都能在今年三月廿日中共南極考察廿周年之際說出「…開展南極和北極考察的進程本身,也引起了社會公眾的廣泛關注,它使人們的視野超越了國家的範疇,超越了陸地甚至海洋的範疇,更使人們看到南北極是地球上非常豐富的資源寶庫,…通過南北極科考…培養了一批有崇高的奉獻精神、科學精神的極地考察科學隊伍、後勤支撐保障隊伍、組織管理隊伍」,我們政府官員什麼時候說出此種具格局且振奮人心的話語,做出保障國家海洋權益的事功?

 

一個政府不怕艱鉅,能為實力奮勇前進,這個國家是有希望的。台灣過去有過這種企圖心與美好的日子。但現在甚至連馬總統主張設立「海洋部」,行政院都表示多有困難,到最後拿一個海洋委員會來填塞充數。撫今追昔,吾人難道不會感到痛心嗎?

 

2009-04-25 聯合報】

 

原文網址:http://mag.udn.com/mag/reading/storypage.jsp?f_ART_ID=191644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