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胡念祖:「海軍與護漁」(聯合報,第6版)
發佈日期 : 1990-11-10

 

海軍與護漁

 

「日本漁船在十二海里外,海軍無法驅離。」這種說法是自我設限,因為在兩百海里經濟海域內,非經我國允許,外國船隻根本不准進行漁業活動。

 

胡念祖

 

民國七十八年六月廿一日,警備總司令指出,軍方曾派專人赴英、美等國,考察海防戒備情形,結論是專設「海岸防衛隊」組織,並不適合我國國情,目前仍以軍隊擔負海防任務為宜。在海域連續出事後,今年十月廿四日行政院「釣魚台專案處理小組」決議,「護漁係保護漁民作業安全,非軍事行動,故不宜由國軍軍力介入」,而擬於「兩週內提出海岸巡防署組織條例草案」。同時,郝院長更於立法院指出「護漁」與「主權」無關。

 

當十一月初,恆春區漁會不願意再苦等政府的確實作為,而打算以「自力救濟」的方式,由漁船自行驅逐侵入我領海捕魚的日本漁船後,突聞左營海軍作戰中心已於六日驅離侵入鵝鑾鼻十二海里作業之日本漁船。事後,海軍總司令表示,「海軍對保護漁民作業安全,一直不遺餘力,且有把握不讓其他國家及大陸漁船進入十二海里範圍內作業,但十二海里外屬於公海,除非有不法情事,否則海軍無法予以驅離」。

 

由以上之案例,可見政府政策觀點前後矛盾,且對海軍、海岸防衛隊、護漁、海域法律秩序四者間的關係,一直沒有清楚的認識。海軍是海上國防武力,而非海上警察力量。雖然海軍本身除軍事、外交功能外,尚有警察功能,但因在心態、裝備與訓練上均較不適宜執行警察性任務,故乃有成立海岸防衛隊之議。然而,在此種海上警察武力尚未成立之前,海域之安全與秩序維護,仍有賴我海軍勉力為之。

 

在有主權爭議之水域中,為保障我漁民之生命、財產與作業安全,須有隨時準備應付軍事衝突之海軍出現,此乃「護漁」。護漁與主權之保障實為一體之兩面。在自己之水域中,防止他國船隻在領海中侵害我國主權,在經濟水域中危害我國對自然資源(包括魚類)的主權權利,或其他海域法律秩序,則是一種海域執法工作,並非護漁。海域執法工作宜由海岸防衛隊之類的海上警察武力為之。此種區分,在對一個沿海國合理、正確地設計其海域武力上,有其重要性,絕不應混淆視之。

 

十二海里之外,兩百海里之內的海域,為我國經濟水域,他國漁船非經我國許可,根本不准進行漁業活動。我海軍總司令輕率一語,已造成喪失國家應有之海域權益的重大後果。我海軍在巴士海域之巡弋,向南只到北緯廿一度,而非巴士海峽中線的北緯廿度。此種在日常運作上的自我設限,或將造成未來中菲海域畫界時,不利我方的一種國際法實踐。對海域法律的認識不清及對國家海權之輕忽,實令人憂心。

 

政府行事,或有力之所不逮之處,但仍宜明白交代國人,並藉此以激勵國人奮鬥意志。切不可在國家權益之基本處,屢屢發生錯誤認知,而誤導國家發展方向。

 

〈作者胡念祖現任國立中山大學中山學術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海洋政策學副教授〉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