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胡念祖:「寂靜的春天?寂靜的台灣?」(中國時報,第A15版)

 

寂靜的春天? 寂靜的台灣?

 

2012.03.13│中國時報│胡念祖

 

     從美國牛肉進口到禽流感疫情的揭露,處處顯露出政府機關與執政者欠缺公共政策之素養與政策敏感度。其實,今日台灣所面對的問題,美國早在一九六○年代就已經歷,但美國政府似乎已忘記那些歷史教訓。

 

     農委會在這些事件中充分表現出其根深蒂固但卻錯誤的政策取向。農委會一向以「照顧農漁民」為其「本業思維」,完全忘記了他是一個「管制機關」的角色與功能。農委會(以後的農業部)不是社福機關,他應該是一個創造優良產業環境、規範農漁民活動的機關。但在禽流感疫情出現後,農委會的直覺反應就是掩蓋事實資訊,「以免養雞業崩盤」。他忘記立即處置且公開疫情的結果,其實是減少打擊面及贏取社會與國際市場信任的最佳方式。

 

     在美國牛肉進口一案中,農委會只會隨著美國政府的施壓,而在「耐受標準設定」上打轉,並隨著美國牛肉出口利益而從事「科學、非科學」之辯,反而將國人不願意接受牛隻食用可能對人體有害之羼加物的集體「社會心理」表現視為「非科學」與「民粹」。這種社會心理的集體表現即是國民對潛在風險的「認知」與「評估」,無論在社會心理學或公共政策學中,這種對潛在風險的認知與評估怎麼可以稱之為「民粹」?

 

     一九六二年瑞秋.卡森女士所著《寂靜的春天》揭露了美國政府(食品與藥物管理局)與DDT等持久性(有機)毒物製造業間的「官商」不當關係,並喚起了全世界人們對環境風險的認識與意識。該書中許多章節今日讀來,卻令人有如此相似之感。該書第十一章〈如影隨形的惡夢〉中提到,「設定耐受標準就等於授與汙染大眾食品的權利,使農民和加工業者的成本降低,但卻是處罰消費者」,美牛一案不就是如此嗎?該章中又提到,「有人要問:『難道政府不能保護我們,讓這些事不致發生?』答案是:『保護的範圍有限』」。今日農委會若以其職權不足以抗拒「國安外交考慮」,或以檢驗人員不足以持續性地監控疫情提出辯解,這不是與一九六○年代的美國政府反應一模一樣?

 

     美國作為世界先進國家,為何連自己的牛都養不好?只是為了其牛隻的換肉率較高、肉品的賣相較佳,就可容許在飼料中羼加天然不該出現的東西給牛隻吃?然後再以世界霸權的地位,將肉品進出口此種「低度政治議題」與國際經貿談判、甚至軍售等「高度政治議題」相聯結,逼迫台灣、南韓、日本等其他國家人民去承受一個原本不必承受的潛在風險?美國為何不敢對歐盟施壓?是歐盟國家更加「民粹」,還是他們「更不科學」?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是否吃美國牛肉,難道會影響到美國畜牧業的興衰嗎?美國總體經濟差到一定要將安全有疑慮的美國牛肉賣給其他國家嗎?

 

     卡森女士在一九六二年即寫到,「人不是實驗動物」。人不應該用自己的身體與健康來驗證某一種人為添加物的長期安全與否。這就是「環境意識」,這就是「人權」,與科學、民粹無關,亦不應與國家的國際地位強大與否掛鉤。

 

(作者為中山大學社會科學院教授)

----------------------------------------

原文網址:http://news.chinatimes.com/2009Cti/Common/2009Cti-News-Print/0,5201,110514x112012031300560,00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