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胡念祖、陳偉恩:「捍衛釣魚台 我剩一張嘴?」(中國時報,第A14版)

 

捍衛釣魚台 我剩一張嘴?

 

2013-11-27 02:59 中國時報

 

【胡念祖、陳偉恩】

 

中共國防部23日公布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及其執行內容,引發美國外交與國防首長的回應及日本外交部門的抗議。

 

外界咸認為中共此舉係針對釣魚台列嶼的進一步維權;筆者更認為,對中共此一作為的解讀必須置於其最近一年多的東海維權政策思維、規畫與作法下觀之。

 

自日本推行釣魚台「國有化」政策(2012910日)後,中共執法公船「中國海監」(現為中國海警)平均每周至釣魚台領海12浬內進行「例行性」巡航執法,至今已累計67次,甚至出現連續28小時於領海內執法的紀錄。

 

此外,中共的執法行動由早期僅對日方船隻進行喊話,逐漸演變成監視取證、僵持對峙,至近期的夾擊驅離日本公船或日本右翼欲登臨釣魚台之民間船舶等,導致日方一再向中共提出外交抗議。

 

再者,在中共執法公船常態化其「值守型」巡航模式後,國家海洋局又於去年底進一步派遣巡邏機飛越釣魚台領空,展開「海空立體巡航」。此舉不僅證明中共擁有海空維權能力,並藉一再升級其執法的型態與力道,展現中共捍衛釣魚台領土主權的政治決心。

 

此種在海域執法上,由「宣示主權」到「維護主權」,再到「行使主權」的升級作為,有效地打破日本在釣魚台列嶼的「有效控制」與「時效取得」,使得中共在國際法上藉實踐逐漸取得翻盤的優勢。

 

另一方面,中共亦加緊重新組建其海洋決策機制,強化其海洋維權能量。

 

第一,提升總體海洋事務的決策層級,於國務院中設立高層的議事協調機構「國家海洋委員會」,負責制定攸關國家海洋發展的戰略與策略、統籌協調海洋重大事項。

 

第二,確立國家海洋局承擔國家海洋委員會之具體工作,成為處理海洋事務的專責機關。

 

第三,重組其海上執法力量,將中國海監、中國漁政、中國海警與中國海關等4個海域執法機關整合為「中國海警局」,成為國家海洋局「局中有局」的下屬機關,並賦予警察權以進行海域執法。

 

中共藉行政體制改革,除完善其海洋決策機制,優化海域執法流程,亦提高了中共海洋維權的能力,進而有效確保其海上權益。

 

此次中共劃設之東海航空識別區,其東側最近離日本本土約130公里,與日本早在1969年就公布實施之防空識別區離大陸最近處亦僅130公里相當(日本防空識別區早就跨越日本一再主張之東海中線),並無「過分」之處。

 

為何美、日之舉不被視為對中共之挑釁與壓迫,中共「衡平」之舉反被美視為「改變現狀打破安定之嘗試」、「增加誤解與誤判的危機」、「增加區域緊張,創造意外危機」。

 

此種認知是否即為強權帝國主義思維之表現?我國決策者與輿論宜有自我獨立的思考判斷,而非站在美、日立場理解此事。

 

再者,中共海域執法船艦與巡邏機已在釣魚台列嶼開創出「值守型」之出現或存在(presence)模式,並藉其公船運動一邊傳達政治訊息,一邊創造實踐以鞏固其法律主張,可見中共對「海軍外交」的運作已日趨成熟。此次在海域執法之上覆蓋一個空域「識別區」,可見中共對此區域中之空域監偵與防衛已有一定之信心與實力。

 

我國對釣魚台列嶼之主張迄今只有「一張嘴」,既無常態性海空實力之展現,又無決策機制之調整(迄今尚未設立海洋部之海洋專責機關),只依賴一個欠缺專業的國安會「海域情勢會報」。

 

事件發生後,國安會的4點聲明,對內不足以作為各機關之政策指導,對外不產生任何政治外交壓力,實難以令各方理解,我國捍衛釣魚台列嶼主權的核心理念與實際作為為何?這才是我國在釣魚台與東海危機之所在。

 

(作者胡念祖為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偉恩為海洋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