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孫介珩:「黑鮪季出人命 政府怎作為」(蘋果日報,第A26版)

黑鮪季出人命 政府怎作為(孫介珩)

 

  
 

我國籍漁船廣大興28號,5月9日在台菲重疊海域進行黑鮪魚捕撈作業,遭菲律賓公務船掃射,一船員中槍身亡。此事件無疑對剛開幕的黑鮪魚季是一當頭棒喝。

這13年來,我國太平洋黑鮪魚的捕獲量已減少九成,此數字與北太平洋鮪類及似鮪類國際科學委員會(ISC)對黑鮪魚數量所作出的科學評估報告相符。這除了是海洋生態日漸貧乏的警訊,以海為生的漁民更是直接受害者,所以,筆者在此向政府提出三個層次政策建議。 
在國內層次,屏東縣政府作為黑鮪魚季的主辦單位,應該思考讓此活動轉型。長期以來,第一鮪的拍賣因政治力介入,哄抬黑鮪魚價格,讓商人大肆炒作,也使得漁民們對捕撈黑鮪魚趨之若鶩。 
然而,在太平洋黑鮪資源量急遽下降情況下,爭相投入捕撈不僅使得該生物族群的生存壓力不斷上升,我們的漁民也為了向南追逐黑鮪魚,在台菲兩國重疊的經濟水域作業,甚至跨越我國在巴士海峽的暫定執法線,進入菲律賓水域,被菲律賓海岸防衛隊、海盜扣船扣人等情事時有所聞,往往必須花費動輒百萬才能將人船贖回,甚至發生類似近日之慘劇。這是多年來地方政府推廣農漁產品策略失當所致,應即時修正。 

騷擾攻擊屢見不鮮

在國際層次,外交部和漁業署作為中央主管機關,應該就上述我方與菲律賓在巴士海峽漁場重疊部分,援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四部分「群島國」第51條,與菲律賓就我國船隻在菲律賓群島水域所應該享有的「歷史捕魚權」及其他合法活動展開雙邊協商,並就「行使這種權利和進行這種活動的條款和條件,包括這種權利和活動性質、範圍和適用的區域」盡速簽訂《台菲漁業協定》。
近日我漁船遭菲攻擊之慘劇,國人皆疑惑,我方漁船沒有「越界」,何以遭受攻擊?然而,所謂的「界」,僅是我方片面宣布的「暫定執法線」,對菲方來說,該海域是他們的專屬經濟區,在缺乏雙邊條約約束下,我漁船遭菲騷擾、攻擊事件仍屢見不鮮。相較於兩岸、台日關係,我與菲在巴士海峽之談判並不涉及領土主權爭議,政府應為所當為,替漁民爭取我們在傳統漁場作業的權利,保障海上作業的安全。
在區域層次,今年9月將舉行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的技術及紀律次委員會,外交部及漁業署應在議程中以保障國內沿近海漁民生計為主張,主動呼籲各國加強限制太平洋黑鮪的總捕撈量,並對長期以圍網方式捕撈小黑鮪的國家,諸如日本、韓國與墨西哥等國提出譴責。
太平洋黑鮪是洄游性物種,在環太平洋各國都以不同漁法捕撈黑鮪魚的情況下,此議題最終還是要回到全球治理的面向尋求根本解決方案。我國作為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的正式會員,應該要有遠見與擔當主導區域性議題發展方向,如此作為,才是一個負責任的漁業大國所應具備的自我認知。
作為公共政策制定者,地方與中央政府都應自行檢討,並期政府拿出具體作為,給漁民一個安全作業環境,讓慘劇不再發生。 

作者為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

原文網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30511/35010457/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