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胡念祖:「我東海政策何在?」(中時晚報,第2版)

 

我東海政策何在?

 

  中、日東海春曉汽田之爭議近日有升高之趨勢,表面上似乎是中、日兩國間海域礦物資源權益之爭,但其背後其實已涉及東海大陸礁層劃界,以及西太平洋海域戰略控制權之未來發展趨勢。中共在其「和平崛起」的發展進程中,任何有理性的中南海領導人均不可能放任其東方出海之前景被日本,或任何其他勢力建構出圍堵之勢。特別是當中共近來與東協鄰國有效地處理了南海開發所涉議題後,更有餘力處理東海問題。

 

  在此一事件中最尷尬的大概就是台灣。雖然春曉汽田似乎在我國所主張之200海里專屬經濟海域北邊界限以內,亦屬我國可以主張的大陸礁層範圍之上,理應有「發言之權」,亦不應置身事外,但府、院之間對此涉及國家主權權利與海洋重大權益的事件,卻似乎無所立場與主張。

 

  此種「不知如何自處」的困境,或許是源於我國過分期待美、日安保條約的保護,及對中共強烈的「仇匪恨匪」心態外,同時亦與我國政府組織中迄今欠缺一個「海洋部」有關。

 

  試問,我國對此一事件發展的掌握與回應是應由國安會、內政部、外交部(亞太司、條法司)、經濟部(礦業司、能源局、中央地質調查所)、國防部、海巡署哪一個機關來進行行政體系內的通盤決策與執行?任務編組形態的「行政院海洋事務推動委員會」是否有跨部會之職權與行政能量來處理此一事涉國家海洋權益、國民海洋發展的國際議題呢?

 

  對一個高唱「海洋立國」、「台灣主體」的政府,中、日東海汽田與海洋權益之爭,正足以考驗我們到底有沒有主體性的理性決策與堅實的國家海洋政策行政機制。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