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胡念祖:「鱈魚戰爭的教訓」(中時晚報,第2版)

 

鱈魚戰爭的教訓

 

   我國漁民以自力救濟方式抵抗日本強勢且欺壓至門口的海域執法作為,使得輿論開始探討一些國際往例及我政府因應之道。然,其中有些論點不是對事實認定偏頗,就是因果邏輯有問題,實難令人默然。

 

  冰島與英國自1958年起至1975年止3次「鱈魚戰爭」之起因均是冰島基於魚及魚產品佔其出口80%及其國家生產毛額20%的重要性,而挑戰當時國際法制度下「海權大國」對領海及漁業管轄海域寬度之認知,單方面將冰島之專屬漁業管轄海域由4海里擴張至12海里1958)、50海里(1972)、200海里(1975)。冰島3次單方面的擴張行為均面對了英國為打擊冰島「不法」行為及捍衛英國公海捕魚權益下出動皇家海軍艦隊的「護漁」。雖然最後結局均是冰島主張得以確保,但冰、英兩國均為了國家海洋漁業權益而出動海上武力進行「護漁」,卻是令人尊敬的。特別是,冰島以其僅有之薄弱但士氣高昂的幾艘海巡船艇對抗龐大的英國海軍艦隊,並進而獲取國家海洋權益,更是令人感動。

 

  我政府什麼時候會將國家專屬經濟海域主張及漁民權益放在心上,並認為是為了維護國家重大利益而「一心一德」護漁,國家就有希望了。

 

  此次我政府被漁民自力救濟行為所迫,方才採取較為「具體」的海上作為,即被某些人士認為是要逼迫「日本全盤接受台灣的主張」,更是「倒果為因」。我行政院92117日核定「中華民國第1批專屬經濟海域暫定執法線」還是在日本單方面劃定「中間線」並予以強力執行後的反應,再加上日本過去230年間對釣魚台有計畫逐步地佔領與管轄,是誰在逼誰,豈可任意描繪?

 

 

瀏覽數: